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摘︰請跟我來


摘︰《請跟我來》



如果你不曾在那裏看見我眼裡的風景,不曾在那裏聽見我眼淚掉落的聲音,不曾在那裏碰觸我還在顫抖的指尖,又怎麼可能理解為何我的下一步是那樣跨出?


那些不被理解的歲月,養成了我躲藏的習慣,在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建構起一個脆弱哀傷的角色,把所有不能呈現於人前的情緒、慾望、痛苦、掙扎跟反思倒掉。想望留在那裡,眼淚也留在那裡,我很想說,但也不想說

曾經我很擅長關係裡的溝通,但不知道在哪處遺落了。忘記怎麼說話,怎麼表達,怎麼跟自己相處,怎麼跟別人互動。完整安好強壯的內裡被狠狠撕裂後我甚至忘記自己怎麼可能曾經那樣好好地生活過。

我開始在不需要情感的地方打滾,臉上的燦爛可以在轉身一瞬收起,反正身邊只要有那麼一個人,他喜歡我更甚於我喜歡他,這樣的喜歡就好,把情感集成一束收攏起來,剩下的我要怎麼散落都是隨意。很速食很簡單,然後久了就無趣。 

接著我就發現我這些我都可以輕而易舉做到,性愛分離、身體漂蕩、對方暈了就冷處理、繼續再暈就果斷封鎖、關係只建立在歡愉的幾小時裡,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起小時候就一直存在的夢想跟信仰,雖然看似被毀棄了,但我明明還不願意放棄的。這輩子有機會生為 sub,就算已經被踩進塵土裡我也還是想相信,有一天可以再從泥裡開出花來。


從完全失去理想到開始想相信,一年大概不算長。

淚水盈滿的時候我知道那些徬徨依舊在,那些悲傷跟寂寞都還在,但我知道那些扶著我長大的善良也都在。



從開始想相信到完全失去理想,一年大概不算長



原文出處︰
http://tungnids.blogspot.tw/2016/01/blog-post.html#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