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慾火焚屍


一直以來,我都是個性慾奇低的人,對於發生性行為的渴望,不單單是趨近於零,而是到了排斥的程度。別碰我,不管你是我的主人還是我的男友。只要一被抵住洞口,就會瞬間滅火,通常這也是我喊停的時候。
 
但自從遇見現在的主人,以上那些就完全被推翻了(那妳剛剛是在講P講)。
 
在每天意淫小劇場的慫恿下,近期在無意間似乎攀到了人生第一次疑似高潮的邊緣,接著是第二次、第三次......。用「疑似」是因為我也不能確定這種感覺是否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感覺(繞口令ㄇ這句話)。
 
我沒有幻想正在碰觸自己的手就是主人的手(實際上的確不是),沒有辦法模仿主人的觸摸,更無法將手進一步插入以追求另一層次的滿足(由於內建情色守門員的緣故,我對把任何東西插進自己BODY很有障礙)。過程中在想些什麼,完全沒印象,可能就只是單純的放空(咦妳好像平常就在放空)。
 
只記得身體好像變得極其敏感,只要一碰到點就好想哭,也真的哭了(然而手還是不停地碰哈哈哈)。或許一方面是來自於生理性的淚水,但更大一部分絕對來自於我發現自己只能到這裡,就只能到這裡。沒有主人的親手給予,快感對我來說根本如浮雲,是不存在滴。
 
我在黑暗中喘息,以卑微蜷曲的姿態感受慾望強烈來襲,不管身體還是心裡,完全被主人佔據,即便當時主人已經不知道睡到哪一國去(欸)。
 
我沒有這麼想做愛過,從來沒有。我覺得過了好久,距離上次被主人玩弄(其實不過從五月中到現在而已)。歷經幾次下體明顯的腫脹及搔癢,我意識到自己體內有把慾火在滋長,我得努力壓抑才不致於被燃燒殆盡(Maybe只是天氣太熱我在那邊自作多情XDDD)。
 
讓自己疑似攀升到慾望的巔峰卻無法真正解脫,這根本等於變相的禁慾(自以為禁慾)。但我能等,我能忍,我得等,我也應該忍,直到主人徹底幫我把慾火澆熄(主人表示:我什麼都沒做R(攤手)。在這之前,我自願沉溺在這種痛苦和快樂交錯的折磨。
 
當我終於鼓起勇氣,跟主人告白他可愛的小奴隸正在慾火焚身ing,我居然打成慾火焚屍,所以我ㄊㄇ的到底是殺了誰需要焚屍呢?